1. 主页 > 军事 >

被金鹰奖全面接受的网络剧,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

被金鹰奖全面接受的网络剧,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

近日,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发布了《关于组织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参评工作的通知》,引起行业强烈反响。

据悉,今年金鹰奖将是2016年金鹰奖按照《全国性文艺评奖改革方案》进行奖项压缩之后的一次重大调整:重新恢复了电视综艺节目、电视纪录片、电视动画片类别,并在所有奖项中把网络视听节目纳入评奖范畴。

而在此前的今年4月份和去年12月,与金鹰奖齐名的“中国电视剧三大奖”飞天奖和白玉兰奖也首次将网络剧纳入评选范畴。主流电视剧奖项将网络剧与卫视上星剧放在同一水平线上进行评比,证明了网络剧的影响力正在逐步扩大。

其实早在2018年,金鹰奖就将网络剧纳入了评选体系。而白玉兰奖和飞天奖的先后加入则证明了2019年是网络剧行业全面爆发的一年。

只不过相对于金鹰奖大规模拥抱网络视听作品,另外两家却仍有一定的准入门槛,甚至可以说真正的“网剧”,依然被后两者挡在门外。

网络剧终获主流认可,但距离同场竞技还差很远

根据中国艺术报的采访,中国视协分党组书记、驻会副主席廖恳对网络视听作品参评金鹰奖的要求只提到了一点,“只要是在规定时限内(2018年3月1日-2020年4月30日)获得播出许可证并播出过的作品都可报送”。

这与另外两个国家级电视剧奖项的门槛比起来,可谓天差地别。

无论是白玉兰奖,还是飞天奖,参评标准中都明确提出了“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”一项,这意味着两大奖项将绝大多数观众心目中的网络剧挡在了参评门外。

对于普通观众而言,区别电视剧和网络剧的唯一标准就是播出平台。如果是在上星电视台首播则是电视剧,反之在视频网站就会认定是网络剧,但对于参评奖项而言,其关键是一张证。

在“国家广电总局评审评奖平台”填写“飞天奖-参评剧目推荐表”时,“电视剧制作许可证编号”和“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编号”都是“必填项”,即参评资格取决于作品为“剧字号”还是“网字号”。

这个区别来自于备案、审核层面——电视剧经广电总局政务服务平台报备,由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审核,发放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。网络剧则是经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报备,由广电总局网络司审核,发放节目上线备案号。

比如被众多观众举荐的《庆余年》,尽管是网络平台播出,但制作方取得了《电视剧发行许可证》,所以它符合“在全国性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的电视剧”的要求。

被金鹰奖全面接受的网络剧,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

而纯网络发行的剧集在拍摄制作完成后,制作机构需要在备案系统中登记,广电部门会对内容进行把关,通过的剧集自动获得上线备案号。像《我是余欢水》《龙岭迷窟》等剧集,都是通过“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”进行备案,取得的也是“备案号”。

被金鹰奖全面接受的网络剧,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

“准入证”的严格要求,注定了像《陈情令》《全职高手》这样人气爆棚的纯网剧,实际上是没有参与评选白玉兰奖和飞天奖的资格。

然而金鹰奖作为与观众靠得最近的一个全国性电视大奖,主办方看到了观众的呼声,决定在所有奖项中均把网络视听节目纳入评奖范畴,可以说押宝了网络剧的未来。

网络剧: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

如今的网剧,早已一改以往“粗制滥造”的固有印象,审核标准早已与电视剧一般无二,而市场影响力也愈发显现出超越的姿态,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片方响应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的号召,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,逐渐开始注重社会效益的体现。不夸张地说,未来国产剧的发展风向可能将以网络剧马首是瞻。

首先,网络剧的生产具有天然优势。

近年来,国产剧以IP改编剧主导市场的现象非常明显。这代表说,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片方都要依赖购买网络IP小说来弥补传统职业编剧创作的空白领域。同时,一部IP改编剧尚未拍完,就能依靠小说粉丝获取庞大的传播声量,相比起过于依赖电视台购片主任主观判断的电视剧,网络剧天生具有群众优势。

而随着各大互联网巨头,打通了从网文创作到影视拍摄再到剧集播出的产业链条,获取巨量数据的视频网站,面对观众的喜好越发明晰,创作水平也在稳步提升。与2018年相比,2019年口碑与热度兼得的网络剧增势非常明显。豆瓣评分7.0分以上、评分人数超过5万的网络剧,2018年有4部,2019年多达10部。

被金鹰奖全面接受的网络剧,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

其次,上星电视台消化能力有限。

本文由某某资讯网发布,不代表某某资讯网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itpop.com.cn/a/f/2133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qq792154221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