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科技 >

四分半|走进精子库的男人

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李华侨 黄宇/文 黄宇/主持

在重庆市江北区红旗河沟立交桥主干道旁,重庆市人类精子库所在的大楼矗然而立,楼的外面车水马龙,喧闹繁华,而在楼里面,却是让不少男士倍感神秘但望而却步的地方。

重庆市人类精子库,位于江北区红旗河沟附近。

这是重庆市首家正式运行的人类精子库。不同于“捐钱”“捐血”,“捐精”虽同样是捐,却更多地流传在都市传说中,走进这里面的男人,也有着你想象不到的故事……

捐精子的男人 目的各不相同

思考许久后,邵士鑫终于决定办一件“伟大”的事儿——捐精。他看到新闻里写着:“捐精者最高能获得补助5000元。”

然而,到了之后,邵士鑫才发现,坊间传闻的免费小电影、美女海报根本不复存在。更让他失望的是,要捐七八次后,才能拿到最高5000元的补助。

自精保存的工作流程图。

今年28岁的邵士鑫在重庆一家广告传媒公司上班,月薪6000多元,原本准备结婚的女友突然提出分手。买房时,房产本上写了两人的名字,女友要求他补偿15万,房子归他。

虽然毕业5年了,但邵士鑫银行卡上的余额所剩无几。在濒临绝望之际,他看到了社区宣传重庆精子库招募志愿者的广告。回到家中,邵士鑫在网上搜到不少“捐精致富”的广告,思考再三后,他决定去捐精。

穿过车水马龙的红旗河沟立交桥,到达了重庆市人类精子库。随着电梯门缓缓打开,邵士鑫忐忑不安,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护士面带笑容向他走来。

“您好,您是志愿捐精者吗?请在这里填一张登记表!”女护士一边给他填表,一边解释注意事项、权利和义务。“不是捐一次就有5000元?”听完护士的解释,邵士鑫略带失望。

护士告诉他,并非像网上流传的那样。捐精者体检合格后,精子还得接受质量检查、实验室多项指标检查。全部合格后,志愿者还得在3个月内进行10-12次捐精,至少半年后精子方可正式入库。每次捐精合格,可获得200元补贴,不合格也可以获得50元补贴。

邵士鑫最终还是决定继续这个“任务”。

体检合格后,邵士鑫被带到取精室。在这个六七平米房间里,他有些手足无措。环顾四周,房间里右侧的沙发上,铺着一次性蓝色消毒巾,左侧是整洁的洗手台,洗手台正面墙上贴着取精注意事项和七步洗手法。

邵士鑫前后捐了10次精,拿到了5000元补助。钱到账后,他的内心有些复杂。或许有一天,这个世界上会多一个流着他血脉的孩子。另一位来捐精的杨军心里也很复杂,因为捐精这个事,他家里被闹得鸡飞狗跳。

市民前来进行自精保存,经过相关检查以后,会进入取精室取精。

“我哥哥就是恶性肿瘤患者,治愈后他的生育功能受损。”杨军在一家国企工作,他说,“以前没有注意到精子库的信息,不然,我会劝哥哥和嫂子来这里尝试一下。真这样的话,当初兄嫂也不至于离婚。”

哥哥的遭遇,让杨军鼓起勇气,给精子库工作人员打电话进行了咨询,最后决定来捐精。然而,杨军未能坚持捐完。

“我能行,可妻子那里我交代不过去。”面对精子库工作人员的电话,杨军的语气显得有些无奈。原来,捐精期间,捐精前3-7天内不能有性生活,否则捐精日期要往后顺延。这样下来,一个捐精周期大约要持续两三个月。

那段时间,他总是借口工作忙、身体累、精神不好等原因搪塞或躲避妻子的要求。杨军的妻子说他像变了一个人,怀疑他外面有女人,把他逼到墙角“交代问题”,把手机交出来接受审查,闹了一场家庭风波。

杨军最后还是没把捐精的事情告诉妻子,他怕妻子接受不了,“单身还好说,有家室的人还跑去捐精,在外人看来就是个笑话。”杨军说。

存精子的男人 留住生命的“种子”

有的人到精子库是为了做公益,有的人是为了给自己生命的延续留颗希望的“种子”。

2016年,38岁的刘坤不幸患病。刘坤膝下无子,治疗或对他的精子质量造成影响。即使治愈,他今后可能再也要不了小孩。

主治医生给他出了个招:去重庆精子库进行自精保存。思虑再三,2017年,刘坤带着医生的证明来到重庆精子库。

接待刘坤的护士正好是甘晓。“身体看起来很健康,但面容很憔悴。”甘晓回忆,得知刘坤的遭遇,她很是同情。好在,刘坤顺利将精子保存在了精子库。精子库用超低温度冷冻的方式,将刘坤的精子在-196°C的液氮中保存。当刘坤需要使用时,再进行人工复苏,借用辅助生殖技术帮助刘坤得到自己的后代。1500元一年的保存费用,刘坤也觉得可以接受。

令甘晓高兴的是,2017年11月,刘坤提取精液使用,进行胚胎移植。没隔多久,又一个好消息传来,刘坤的妻子成功受孕。

“对重症患者而言,这样的幸运一般只会出现在极少的人身上。”甘晓说,她接待了一个25岁的男生,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男生叫张森,来精子库进行自精保存时,已患恶性肿瘤,即将进行化疗。“检测时发现精液质量差,他当时就放弃了保存。但化疗后他再次来检测时,精液中就已经找不到精子,彻底失去了保存机会。”甘晓说,如果一开始张森选择自精保存,就不会有这样情况的发生,“差或者少,都比没有要强”。

每年来这里自精保存的有30多人,大都为重疾患者,但最后提取使用的,只有三四人。其余的,大都因保存者去世,而进行销毁。

“每次得知要销毁精子,我们都很难过,因为销毁的不仅仅是精子,这也意味着一个人永久地离开了人世,一个家的希望破碎了。”甘晓说。

求精子的男人 不得已的选择

捐献的精子最后去了哪儿?甘晓介绍,志愿者捐的精液经过处理后,将放入液氮里保存。半年后,捐赠者进行HIV检测并呈阴性后,才能外供,向具有资质的医疗机构外供精液。

34岁的林鑫城就是那个走进精子库来“求精子的男人”。他在一所高校当老师,与妻子结婚3年一直没有成功怀上孩子。前年在医院检查后,医生告知他的染色体异常,妻子无法受孕,他们决定尝试试管婴儿。

经历了两次试管手术,每次都成功受精了一颗卵,可筛检的结果都是不能孕育胚胎。他们咨询了遗传学专家,专家说他们自然怀孕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,建议动用精子库受孕。

借用其他男人的精子,林鑫城最初是接受不了的,“那样我会感觉那不是我的孩子。”林鑫城坦然道,自己态度的改变源于妻子的坚决,“每次朋友把小孩带过来玩,她的眼神流露出了对孩子的渴望,她越是不说,越是让人心疼。”

最后,林鑫城找到妻子坦诚布公的谈论了这事儿,他说,自己会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抚养。说完这话,妻子哭了没说一句话。

处理好的精液标本存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氮中。

通过重庆一家生殖中心,他们求得了重庆精子库里的精子,目前正在准备进行试管婴儿。

其实,不仅是林鑫城,还有一些男人因为精子活动力不够、精子畸形、输精管堵塞无法正常运输精子到输卵管等情况,导致无法生育,为了延续后代,很多都会选择通过生殖中心“求精子”怀孕。

精子库有严格的保密程序,所有工作人员都有签署保密协议,工作部门间实行双盲,精子库与生殖中心间实行双盲,所有信息实行编码管理。也就是说,求精者并不知道精子来自谁,而捐精者也不知道自己的精子流向了何处。

在伦理方面,按照《卫生部关于修订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相关规范、基本标准和伦理原则的通知》精神,市人口和计划生育科学技术研究院人类精子库严格执行文件要求,确保捐精者、受孕者、用精单位三方信息“互盲”,捐精者不需对捐精出生的孩子负责或履行抚养义务。

同时,按照相关规定,为防止因精子捐赠过多而导致的伦理风险,同一捐精者的精子最多只能让5名妇女受孕。通过人类精子库技术出生的孩子,还需进行婚前检查。

精子库的困境 5人中合格不足1人

“前来捐精的志愿捐精者当中,5人中合格的不足1人,合格率低于20%。”甘晓根据多年临床数据分析。

甘晓介绍,影响志愿捐精者精液质量的因素很多,部分志愿捐精者初检合格后,由于捐精期间生活不规律,职业的变更,生活环境的改变等,都可能影响精液质量。

35岁周俊在重庆一家销售公司当主管,因为工作的原因,他长期坐在办公室,还经常熬夜、基本不运动、饮食不健康……当他走进重庆精子库进行首次捐精时,他的精子质量合格,这让他觉得自己仍然年轻,所以生活作息更加紊乱。

但第三次捐精,让周俊瞬间蔫了。前一天睡得太晚,他的精子不合格。周俊瞬间感受到了挫败,从那之后,他就放弃了捐精。精子库工作人员多次给他打电话,他都以搬去外地为由,挂断了电话。

“其实,这种情况我都习惯了。”甘晓说,捐精者的放弃,意味着捐的精子不能使用。

捐献者不多,且合格率低。这也是重庆精子库目前面临的困境。志愿捐精者纳入标准中规定,捐精者年龄应在20至45周岁,高中及以上学历,无色盲、色弱、无遗传病及传染病。而重庆精子库离大学城较远,来捐一次精就需要花费一天的时间,所以,不少学生并不愿意前来。

“去年我们前来捐精的志愿者有1800多人的,但合格的的只有300人左右。”甘晓说,今年受疫情影响,捐精的人较去年明显减少,精子库供不应求的情况更加突出。

甘晓说,每年他们也会进高校和社区进行宣传,希望能招募到更多前来捐精的志愿者,不过似乎并未有太大的起色。

楼内,零星的有三两个捐精的人。楼外,车水马龙,偶尔有人指着精子库的牌子笑一笑。但走进里面的,没有几人。

(为保护隐私,文中除医护人员外,均为化名)

(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 报料微信:hualongbaoliao,报料QQ:3401582423。)

本文由某某资讯网发布,不代表某某资讯网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itpop.com.cn/a/g/36408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qq792154221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